但对于市场调节不能及的功能

2020-06-13 07:36

除了在全国率先以政府出台政策扶持实体书店,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于2012年至2013年间划拨的共计2350万元新闻出版专项资金,用于扶持实体书店的发展。

去年底,财政部办公厅、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办公厅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实体书店扶持试点工作的通知》,对北京、上海、南京等12个城市开展实体书店扶持试点工作,出台了免征图书批发、零售环节增值税及相关资金扶持政策,极大地提振了实体书店行业从业者的信心。

市新闻出版局副局长阚宁辉说,“但设立专项资金的目的就是为了‘雪中送炭’,因此更着眼于扶持那些中小微、专精特以及个性化的民营书店。”

雪中送炭,增强书店“造血”功能

这样的现象,与上海市针对扶持实体书店出台的一系列政策“组合拳”有关。“两年来,上海通过政策倾斜、资金扶持等手段,稳住实体书店数量、止住行业下滑态势。”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介绍,“今后,还将有更多更有力的政策措施出台。”

由政府部门带头推出公共文化服务产品,也让更多市民加深了对实体书店的认识。如市新闻出版局组织编写的手绘版《书香上海地图》,成为广大市民读者的阅读文化消费指南。“书香上海”政务微博、微信还开设了“书香小喇叭”、“书香集结号”等专栏,即时更新实体书店开展的活动信息。

这些文件明确提出,要重点扶持发展大型书城与综合性书店、专业书店与特色书店、连锁书店、农家书屋与农村发行网点、网上书店与数字发行平台、出版物交易市场、全民阅读示范书店、区县品牌书店等八大类出版物发行网点。这也是国内首次出台的综合配套扶持实体书店发展的地方政府规范性文件,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被新加坡联合早报称为“中国地方政府的创举”。

更多新兴商圈的出现抬高了市中心店租成本,数字化时代的阅读载体也在改变读者的习惯,实体书店如何生存、发展?

时任市新闻出版局局长的方世忠表示,书店是文化城市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元素。“任由书店的撤并、关张,将会导致原本作为文化聚集地的大都市美中不足,而我们将面临一个无法恢复的文化生态。因此,书店的发展,亟须得到政府的关注和政策扶持。”

上海的扶持政策对外来书店品牌也是“一视同仁”。近年来在沪颇具人气的大众书局,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陆续推出24小时书店、女性书店和电影主题书店。

“即便如此,实体书店行业的发展依然面临严峻挑战。今后,我们的政策将更加针对实体书店功能的拓展以及补偿。”徐炯说,“一般的书店,还是应该在市场中接受竞争的考验。但对于市场调节不能及的功能,我们也要承担起补偿的作用。譬如在闹市商圈,利润稀薄的书店难以承受高额的店租,是不是就该关张?如果上海商业区的书店都被挤出局,上海又拿什么来塑造作为一个国际大都市的文化形象?”

上海实体书店也曾出现关张、萎缩等窘况。据统计,2006年至2011年,沪上新华书店由171家锐减为120家、上海外文书店由57家减至43家、上海图书公司门店由10家减至5家。民营书店受到的冲击更大,从2004年起,席殊书屋、思考乐书局、贝塔斯曼、企鹅书店、淘吧书店、三味书屋、生乐书店、罗素书店、开明书店、鹿鸣书店、左岸书店、诗歌书店、新世纪书苑、庆云书店、季风书店等一批文化地标不断关闭。

两年来,上海大小书店普遍受惠于此:上海新华发行公司、上海图书公司、上海外文图书公司等国企增添了新网点,新华书店静安店、上海书城淮海店两家大型书店先后在市中心黄金地段建成或回归开业,中华艺术宫“艺术书店”进驻城市建筑文化新地标,原本陷入困境的季风书园旗舰店、鹿鸣书店等民营书业品牌在转址经营后出现转机,而更多个性化书店的经营状况都得到前所未有的改善。

和全球实体书店行业遇冷不同,上海这两年来的书市呈现出一派勃勃生机:静安区、淮海路等闹市地段大型书城相继开张,民营书店季风书园、鹿鸣书店择址新开,外地品牌博库书城、大众书局在沪上增加分店,艺术书店入驻中华艺术宫,泰晤士小镇有了“最美书店”钟书阁……

2012年2月28日,上海打响了保卫实体书店战役第一枪。当天,《上海市出版物发行网点建设扶持资金管理办法》及《上海市出版物发行网点建设引导目录》发布,正式出台扶持本市实体书店发展的政策。次年,又更新推出2013版《上海市出版物发行网点建设引导目录》。

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在进行资金资助的同时,更着眼于沪上实体书店发展、阅读文化推广的平台搭建。以重要文化活动、阅读推广活动为依托,是提升市民对实体书店关注的最好方式。今年2月,市新闻出版局与市作家协会、黄浦区政府联手推出了思南书集和思南读书会,每周六定期组织上海7家品牌专业书店举办以文学、艺术类图书和童书、原版书为主的露天市场。据悉,今年8月的上海书展与11月的上海国际童书展还将进一步扩大实体书店展区空间,并邀请更多的外省市品牌书店参展。

今后,政策将更加针对实体书店功能的拓展以及补偿。一般的书店,还是应该在市场中接受竞争的考验。但对于市场调节不能及的功能,也要承担起补偿的作用。譬如在闹市商圈,利润稀薄的书店难以承受高额的店租,是不是就该关张?如果上海商业区的书店都被挤出局,上海又拿什么来塑造作为一个国际大都市的文化形象?

政策扶持,提振书店从业者信心

“事实上这笔资金平摊到60多家书店,每家所得并不算多。”下转5版

搭建平台,以阅读推进书店建设